快捷搜索:

《团圆之后》:经典重绽放·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团圆之后》:经典绽放  
 
本报记者 杨李超 通讯员 蒋芃 文/图  
 
 
 

《团圆之后》:经典重绽放·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诘柳

 
 

《团圆之后》:经典重绽放·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认父

 
 

《团圆之后》:经典重绽放·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狱会

 
 
 

继17日首演后,19日晚,由国家一级演员、越剧尹派小生陈丽宇和吕派花旦陈翠红挑梁主演的《团圆之后》再度“引爆”福州芳华剧场。一出成名于半个多世纪前的剧目,移植为越剧演出后何以仍能热刷戏迷圈?福建戏剧人从经典中又能再汲取到什么养分?

    “反传统”剧目的先驱

提及新中国成立后的福建戏剧,《团圆之后》无愧为一部扛鼎之作。它是已故著名闽籍剧作家陈仁鉴的经典莆仙戏作品,讲述了深受封建礼教戕害的一出家庭伦理悲剧——施佾生在考中状元后,为寡母叶婉娘申请旌表。然而婚后第三天,新娘柳懿儿无意中撞破婆婆的私情,叶氏羞愧自尽。为保家族名节、免遭欺君之罪,施佾生劝说妻子认下忤逆之罪,以图利用状元身份保妻平安。然而,事态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中国戏曲常有大团圆的结局,然而《团圆之后》却一反传统,开创性地将喜气洋洋的团圆场面反做开头,随着剧情层层推进,观众步步惊心,最终呈现出既有传统戏曲之美又兼具古希腊悲剧精神的典范之作。

《团圆之后》诞生至今收获无数荣誉,曾被选为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献礼剧目,被田汉称为“继《十五贯》以后戏曲剧目改编整理的又一胜利,‘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方针的又一胜利”。因其卓越的代表性,1960年,《团圆之后》由周恩来总理指定拍摄为戏曲电影,由仙游县鲤声剧团演出,风靡大江南北。

    芳华越剧团再续前缘

记者了解到,福建省芳华越剧团与《团圆之后》一剧渊源颇深。早在上个世纪该剧崭露头角之时,芳华创始人尹桂芳就将其移植改编为越剧《父子恨》,并在福州演出;同时期,尹派代表人物尹小芳在浙江也演出了该剧。在尹桂芳和尹小芳二位先生的推动下,《父子恨》成为尹派具有传承意义、高度艺术价值、社会价值的代表性剧目。

此次在第七届福建艺术节暨第27届省戏剧会演中亮相,芳华版《团圆之后》既是一次对前缘的继续,也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为了更加切合时代精神,贴近当代观众的欣赏理念,该剧特邀我省著名编剧方朝晖执笔进行移植改编,中国评剧院著名导演韩剑英加盟执导,芳华越剧团尹派非遗传承人陈丽宇携手一众主演,将经典传统剧目的影响力转化为全新的舞台呈现。

团长黄国庆表示,在省文化和旅游厅着力打造芳华“尹派基地”的重要时刻,《团圆之后》作为一部尹派传承剧目,承担着用越剧尹派讲述中国故事、福建故事的重任。芳华此次重新移植改编《团圆之后》,旨在传承经典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越剧(尹派)”,让福建经典剧目焕发新生。

在剧场的角落,编剧方朝晖静静地看完了全剧,即使作品付梓,他也时刻审视着台上的每一个角色。他表示,此次把《团圆之后》重新移植改编为越剧,自己是以虔诚惕厉之心,用修裱古名画一般的匠工精神去完成的。

    老戏新排为传承

导演韩剑英与福建戏剧结缘颇深,但他说,遭遇《团圆之后》这种级别的经典剧目也是第一次。“这是一种幸运,同时也是一种挑战。我思考着,如何用一种融合着传统与现代的手法,让它立在越剧舞台上。”演出中,主角们在传统的闽派典雅和越剧的唯美中展现了不常见的戏剧爆发力,这些都来源于导演的出色调度。

对于主演陈丽宇而言,这部最新力作有着特别的意义。芳华之所以选在17日农历十月初十举行《团圆之后》的首演,是因为这一天是剧团创始人尹桂芳的诞辰日。

“老戏新排,是传承的一种需要,从太先生、小芳老师的《父子恨》到今天移植改编的《团圆之后》,我们走过了多少的岁月,又期盼了多少时日。然而,致敬先贤,缅怀先师,任何时候都不晚。”陈丽宇说,2019年将是越剧“尹派”及尹桂芳诞辰百年暨芳华越剧团入闽六十周年,作为尹派传承人,自己对尹派艺术已经从喜欢变成了守护,乃至现在成为一种责任,“自己肩负着尹派传承重任,定当努力前行”,通过包括《团圆之后》在内的一系列作品,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文化的思想精髓与文化内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