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钱罐子多日无法提现 曾被爆涉嫌巨额拆标

这里有一点我要提的是,钱罐子官网公示的标的仅有两页,且多为5月份的标的,那么5月份以前的标的呢?

这些公司在五月份以前是否也有如上的情况,如果有的话,如此巨量的额度,代表着资产端的高度集中,相应的风险也集中,一旦一家资金链断裂,引发雪球效应是定然的。

 

信息披露状况极差  

早在2017年,银监会就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息披露指引》,其中要求各平台从信披专栏、备案信息、组织信息、审核信息、经营信息、项目信息、重大信息、其他信息等角度对共计32项信息面向大众做披露

而钱罐子的官网,在经营信息方面,仅仅对累计成交额做出了披露,待收、前十大占比、关联借款余额、逾期信息等只字未提!

组织信息方面,没有透露实缴资本;

审核信息方面,没有公示上一年度的财务审计报告;

项目信息方面,没有公布借款人的基本信息,也没有资金的流向用途。

重大信息方面,没有做任何公示;

备案信息方面,没有任何信息,备案进程未披露,我怀疑钱罐子甚至都没有备案想法,关于备案这一点,我在后面跟大家细讲一下。

钱罐子的整个信息披露存在着巨大的问题,到处遮遮掩掩,有状况的可能性很大。

 

根本不打算备案  

我们来看看备案的四个硬性要求,资金银行存管、三级等保、网站备案、信息披露,这几个是备案中非常重要的指标。

先来看看银行存管,钱罐子到目前还未接入银行存管,其采取的是所谓的第三方资金托管,托管方为上海银联。

三级等保方面,也未见平台宣传,大概率是未取得三级等保。

信息披露方面,钱罐子在信披方面的工作,我上面也提到过了,做的可以说是非常差劲。

按照原来的备案进程,在6月30号之前,全国各地要完成各网贷平台的备案,未完成备案的平台将被逐步清盘退出,所以,大部分想要备案的平台都取得了银行存管和三级等保,相关的信息披露也做的很充分。

虽然说最近传出备案延期的消息,但并未*正式文件,但各平台该备案的还是依旧在准备备案,而钱罐子一幅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的样子,直到目前还未接入银行存管,也丝毫看不到平台在为备案做准备工作。

 

产品违约或将下架  

钱罐子的资产端分为三类产品,零活宝、天添牛及闪利宝。

天添牛的标的以长期为主,而闪利宝的标的以一个月的短期标的为主。

主要讲的是零活宝,为什么讲这个呢,因为它是一款活期产品,用户投资将会在T+1日起开始计息,而赎回也是T+1日到账。

这是一款活期理财产品,而早在2015年的《P2P监管细则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十条中就指出,禁止 将融资项目的期限进行拆分 在2016年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再次禁止 将融资项目的期限进行拆分 , 发售资管、基金等金融产品 等。

钱罐子的零活宝具备高流动性的特征,和较高频率的债转,这种模式的活期理财产品,是监管机构不允许存在的,后期可能会面临整改下架的风险。

另外,鉴于钱罐子没有接入银行存管,而如此高频次债转的活期产品,让我不得不怀疑钱罐子可能涉嫌设立资金池。

 

平台背景  

钱罐子金服的运营主体为深圳市前海钱罐子科技有限公司,是由母公司深圳钱罐子栎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持有。

其实际控制人为彭伟良,以下为其股权架构:

其股东背景综合能力不强,总体背景实力一般。

值得一提的是,钱罐子原先叫小牛钱罐子,与小牛在线(累计交易额:1000亿)在以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钱罐子的原股东小牛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是小牛在线的母公司,其在2015年12月份退出,并将股权出让给了彭伟良。

而钱罐子在2016年4月份由前海小牛科技网络有限公司更名为深圳前海钱罐子科技有限公司

而小牛在线的原CEO杨雄杰,在2016年4月份从小牛在线退出,并在2016年的8月份加入了钱罐子,并出任CEO,并在钱罐子占有大量的股份,很有可能是钱罐子的实际控制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