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洛阳 巨子  洛陽 巨子  洛陽+巨子  洛阳+巨子  Yingkou  营口  xxx

江西移动通信公司送机陷阱大揭秘! !

  江西移动通信公司送机陷阱揭秘

  工信部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江西省通信管理局局长信箱转呈熊觉非(党组书记、局长)

  及江西省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本文通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

  本文通告并请求全球华人、华裔监督:

  一、前天,很多媒体发表了《江西移动对待投诉:一推二磨三蒙四拖!》。之前,很多媒体发表了《移动通信公司改驱动、做后台、捆绑销售!(有后记)》、《一起来见证江西移动公司店大欺客的霸王作派》、《熊小军复制我的电信码号并提供给他人使用》、《本文揭示移动专营店盈利的黑幕(第二稿)》、《江西移动:违法、侵权、逃税、外商独资、不给资费清单!》、《违反电信条例追踪之八:拦截、遥控、侵犯机主使用权》、《江西:移动公司的答复充满欺骗和谎言!》、《江西:移动通信公司代办者违反电信条例的举报》。

  二、2019年7月8日,涂晓飞在电话中答应次次日带我见领导,10日9时,我如约到达位于子安路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南昌东湖分公司809房,房门上写:城区区域组,一个高个男青年告诉我:涂晓飞刚出去了,马上会回来,我马上拨打涂晓飞的手机,他说正在培训,需要半小时,请我等。

  10时,涂晓飞说:“分管领导不在,赔偿数额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范围。”

  我问:“分管领导不在是指分公司一把手不在吗?”

  涂晓飞说:“是,我哪知道他不在。”

  我说:“赔偿数额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范围,有省公司、市分公司或东湖分公司的文件作为依据吗?”

  涂晓飞摇摇头说:“没有。你说的三万元可以少一点,可以少多少?三百元可以吗?”

  我说:“可以协商,但三百元肯定不可以。”

  旁边一人说:“你可以换一部手机呀。”

  我说:“换一部手机我就没证据了,啥赔偿也要不到。”

  涂晓飞说:“叫你去检测你又不去。”(我心想:你这不跟我抬杠嘛!消费、医疗、行政、劳动方面的纠纷,一律由强势的一方负举证责任。)

  涂晓飞说:“你干嘛不去(公安机关)报案?”我说:“我在网上已经报过案了,公安机关应该正在暗中调查。”

  有一个女人对涂晓飞说:“你用手机给他录音,放给领导听。”于是,涂晓飞用自己的手机给我录音,中途中断了二、三次,所以录音至少有三段,中断的原因,我判断是有人把涂晓飞叫走并带走了手机。

  整个录音过程中,我指出了以下问题:

  (一)、我整理并带来了一份材料,它由三篇文章和八份书证合订而成。

  (二)、第一篇文章《江西移动对待投诉:一推二磨三蒙四拖》,文章是打印的,4页,落款处有我的手写签名。

  第二篇文章《“央企”本应带头遵纪守法,对吗?》,文章是打印的,2页,落款处有我的手写签名。

  第三篇文章《移动通信公司改驱动、做后台、捆绑销售!》,文章是打印的,11页,落款处有我的手写签名。

  (三)、第一份书证是熊小军亲笔写的一段文字,全文如下:

  上沙沟指定营业厅当时帮用户办理低端手机一台,为帮用户检测手机能否正常上网,故在系统自带浏览器中下载了一个应用宝软件,能后(错别字,应为然后)在应用宝软件有(错别字,应为又)下载了百度视频、今日头条等软件。然后又删除了这些软件,是因为保证新办理的手机达到70M以上流量才能核算为有效的手机业务量。因为手机容量小,顺便帮他删除了一些无用的自带软件,由于时间过长,忘记了什么软件。

  熊小军

  2019、3、26

  代办店熊小军亲笔承认在未征询我的意见的情况下在我的手机中下载了一些软件,然后又删除了一些软件。这就足够了。至于熊小军真正下载的是什么,删除的又是什么,自然不攻自破,因为熊小军下载(传送文件)的时间很长,至少在二十分钟以上,我实在等得不耐烦了,问:“你下载什么,游戏啊?”他脸上掠过一丝尴尬的表情,未回答我。

  此前,熊小军、熊燕夫妻是不承认下载过软件又删除过软件的。这段文字的原稿至今由涂晓飞保管,熊小军于2019年3月26日在其店中当涂晓飞的面写好交给涂晓飞,我在附近的南湖宾馆等候,即我未在场,不存在我胁迫、影响、明示或暗示熊小军的情节。

  (四)、第二份书证是落款时间为2019年3月19日、落款公章为江西省通信管理局来信来访专用章的、编号赣通答访【2019】22号的《江西省通信管理局来信来访答复书》。

  其中写:“经查,你于2017年12月5日在该公司东湖区上沙沟路上沙沟指定专营店办理了18879166394新入网、‘网龄客户0元购机’、‘购低端机送省内126G流量活动’等三项业务。因该公司已启用电子签名设备以及电子协议,故需要用户三次在手写板上签名。针对企业不提供纸质协议的问题,我局已责令企业改正,用户办理业务时企业应当现场打印或通过邮寄等方式为用户提供书面协议。”“该公司 2016年4月起不打印资费清单的问题。我局已责令企业改正,用户需要话费清单时,企业应当现场打印或通过邮寄等方式提供1年内的话费清单。”

  2019年3月26日下午,网点经理涂晓飞以没有留存为由拒绝交付此三份协议书纸质版本给我,他答应提供协议书的样稿给我,但一直未兑现,直到2019年4月16日下午,涂小飞才将其中的二份协议书交付我,二份协议书的背面须知事项不见踪迹,涂经理找各种借口、理由不肯将第三份协议书提供给我。有一个成语叫欲盖弥彰,涂经理越掩饰,说明这三份协议书越有问题。

  (五)、第三份书证是落款时间为2019年4月4日、落款公章为江西省通信管理局来信来访专用章的、编号赣通答访【2019】26号的《江西省通信管理局来信来访答复书》。

  (六)、第四份书证是应我的诉求涂晓飞在南湖宾馆亲手交给我的《业务受理单(基础业务)》之一,实际就是“网龄客户0元购机”的电子协议书,该协议书应该是从电脑中合成、扫描再打印的,该件即为熊燕诱骗我在手写板上签名的电子协议书之一,该协议书存在以下疑点:

  1、编号一栏空白未填。

  2、合约期30个月。(备注:熊小军、熊燕夫妻口头说合约期半年,折合6个月,翻了5倍。)

  3、开户银行:中行旭光分理处 银行帐号:(空白未填){备注:我请教某网吧网管,网管说:“你从没在中行开过户,代理店编造你在中行旭光分理处的开户信息是为了做假账,从第三方拿提成。(备注:第三方指移动公司以外的第三方。)”}

  4、特别提醒:客户签署前请仔细阅读本业务受理单及背面须知事项,如有任何疑问,请及时提出。

  客户或代理人声明:严格遵守国家《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规定》等相关规定,保证所提供资料属实,已阅读、确认并同意本单及背面之业务受理须知的全部内容。

  备注:涂晓飞交给我的该《业务受理单(基础业务)》的背面完全空白,涂晓飞至今没有让我知晓“背面须知事项”到底是什么文字内容。

  5、客户/代理人签名(盖章):黄剑平(备注:经手写板签写)

  受理日期:2017 12 05

  业务受理人:熊燕(备注:打字署名,没见手写签名)

  营业员工号:79106414

  营业厅盖章: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南昌分公司合同专用章{备注:2016年4月前提供的资费清单(发票)有两个公章,其一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其二为税务机关的发票专用章,很显然,南昌分公司不具备民事主体资格,南昌分公司无权雕刻合同专用章,南昌分公司合同专用章的实物章极有可能不存在。}

  6、综上,该《业务受理单(基础业务)》应该是通过电脑合成技术拼凑、伪造的,其实物应该也不存在。

  (七)、第五份书证是应我的诉求涂晓飞在南湖宾馆亲手交给我的《业务受理单(基础业务)》之二,实际就是“购低端机送省内126G流量活动”的电子协议书,该协议书应该是从电脑中合成、扫描再打印的,该协议书即为熊燕诱骗我在手写板上签名的电子协议之二,该件存在的疑点同上。

  备注:关于“18879166394新入网” 的电子协议,应我的多次诉求涂晓飞至今没有提供给我,说明移动公司有更害怕的隐情不愿让我知悉。

  (备注:由于熊小军、熊燕夫妻作为移动代理店,在我社区经营十年左右,这种邻居关系导致我丧失了起码的警惕,以致熊燕三次让我在手写板上签名我都毫不犹豫地照办,熊小军擅自下载、删除,我都麻木不仁。非我学识、阅历、经验不足,实乃情况特殊。)

  (八)、第六份书证是应我的诉求涂晓飞在南湖宾馆亲手交给我的《关于2017年二季度的终端业务通知》,4页,经我再三比对、寻找,没有发现有“网龄客户0元购机”和“购低端机送省内126G流量活动”,这两种活动可能是以前有过的、已经过期的活动,活动的实施细则应该遭到了篡改。昨天下午我三次去电,第一次专门询问此事,涂晓飞说他只提供了关于送流量方面的活动材料给我,他答应寻找并提供这二份活动的资料给我。昨天下午我第二次去电的问题是:省公司在哪里办公?涂晓飞说不知道,反正没跟他在一栋楼里办公。昨天下午我第二次去电的问题是:为什么我的两个手机卡号都叫“同心卡副卡(飞享套餐2017版-18),主卡在哪里?”,涂晓飞说:“这个套餐的名称就叫同心卡副卡。”怎么会叫这么一个费解的名称,他应该在蒙我。

  (九)、第七份书证是应我的诉求涂晓飞在南湖宾馆亲手交给我的13687919248的一年账单(2018年1月至2018年12月),其中,2018年12月产生了10元套餐外上网费,2018年11月产生了20元套餐外上网费,2018年9月产生了27.02元套餐外上网费,2018年8月产生了21.39元套餐外上网费,其他8个月均没有产生套餐外上网费,我一直关闭“数据”,只在看天气预报时开一下,最多几十秒,看完马上关闭,其他8个月无套餐外上网费,说明这样不会产生套餐外上网费。除此之外,我不从手机上上网,因为2018年1月至2018年12月我都是在网吧上通宵,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再从手机上上网。而且,我经常检查“数据”是否处于关闭状态,所以,这四个月的上网费产生的原因应该与以下某网管的判断相符。

  备注:我于2018年1月左右,以缴纳现金二百元的代价分别给13687919248、18879166394办理了为期一年的同心卡活动(每月划拨17元,每月只需缴纳1元)。

  涂晓飞说自己是大专学历,所学专业正是计算机,但他自称只懂一些基础的计算机知识和基本的计算机操作。是实情还是谦虚,我很难判断。关于有四个月产生了套餐外上网费的问题,他答应会请数据部查找其中的原因。

  涂晓飞答应会将三段录音上传给上级单位。涂晓飞答应会将我提交的装订件提交给领导。涂晓飞承诺会向服务部上报以上全部情况。

  事后想起,我有些不解:为什么录音、装订件、上报的受体分别是三个部门,而不是一个部门?

  (十)、第八份书证是应我的诉求涂晓飞在南湖宾馆亲手交给我的18879166394的一年账单(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

  三、某网管精确的判断

  二个月前,我向某网吧的网管描述了我的遭遇,网管说:

  1、送手机之前,移动公司已经在主板上做了手脚,改了驱动 ,做了一个后台。 改驱动的方法很多,因为计算机信息系统一定会有漏洞 。

  2、你在手机中输入*#06#就能查到你的手机的设备编号。(备注:我按照他介绍的方法操作,果然查到我的手机有二个设备编号。)

  3、一般水平的黑客,能通过手机的设备编号,在电脑中复制一个翻新机(或称子手机),实现手机与电脑联串,然后,能从这台电脑上单方控制或全控这部手机,让它截屏、拍照、留取记录、获取通信簿、拨打电话、拦截电话等。

  (备注:我问:“通过电脑复制的子手机可以拦截总手机的来电吗?”他说:“可以。”)

  4、熊小军(代办店的男店主)是在传送文件。你问他:“你下载什么?游戏啊?”说明你已经在怀疑,熊小军不便回答,所以没回答。他删掉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是为了打消你的怀疑。

  5、(1)、com.android.timeservice;(2)、iConnect ; (3)、SafeDetect;(4)、智搜等,是删除后的残留物。

  6、你从没在中行开过户,代理店编造你在中行旭光分理处的开户信息是为了做假账,从第三方拿提成。(备注:第三方指移动公司以外的第三方。)

  7、(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移动公司送你手机,肯定是要捆绑销售的,代理店口头告知的合约期是半年,实际变成了30个月、“合约期30个月内月最低消费28月,需选飞享8元及以上套餐”就是捆绑销售。

  8、代理店在电子协议中,偷偷将“飞享套餐2017版-18”置换成了“4G飞享套餐28 ”,前者每月最低消费额为18元,后者每月最低消费额为28元。这种偷梁换柱的欺诈方法也属于捆绑销售的范畴的延伸。

  9、代理店不给你阅读二份业务受理单及背面须知事项,是为了防止你看出端倪,识破欺诈。

  四、愿景

  我盼望通过充分地磨合、博弈、交流甚至合法地斗争,无害化地、妥善地给本事件划上一个句号。

  不过,天随人愿常是美梦,而现实生活常是出人意料地逆转,因为我有蛮多的仇家,他们会按捺不住地搅和。极有可能,那四个月的套餐外上网费,就是他们或其一的杰作,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制造坏事并栽赃于我。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天意弄人,则必时事无常,事事都成死局,大家一起倒霉。斗来斗去,乱成了一锅粥,能不一起倒霉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者为英雄。

  本章节有些乱,有些绕,又乱又绕的原因是我多次不避斧钺地英勇打虎,无人喝彩,无人褒奖,心生退意,而且想风风光光地撤退。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207098682、hao13027241181@163.com、

  2019年7月11日。
  后记1: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9-07-11 09:35:28发表了《江西移动通信公司送机陷阱揭秘!》,截至次日阅读人数已达399个,跟帖回复一个。
  后记2:凯迪社区(以案说法)于2019/7/11 9:38:02发表了《江西移动通信公司送机陷阱大揭秘!》,截至次日阅读人数已达519个,跟帖回复一个。
  后记3:西祠胡同(江苏新闻爆料官方平台)于2019-07-11 10:10发表了《江西移动通信公司送机陷阱大揭秘!》,截至次日阅读人数已达179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