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洛阳 巨子  洛陽 巨子  洛陽+巨子  洛阳+巨子  Yingkou  营口  xxx

愿法律在医疗案子审判中回归公正

  愿法律医疗案子审判回归公正
  -----同时抄送写给(2015)甬鄞刑初字第781号医疗事故罪案子的主审法官

  鄞州人民法院院长、刑事庭陈法官及陪审员:你们好!
  我是(2015)甬鄞刑初字第781号医疗事故罪案子的自诉人(原告),我很感激全国优秀法院---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在我母亲死亡五年后的今天开庭审理,因为这个日子我已等得太久太久,虽然我在法庭上一直控制自己的情绪希望能保持一颗平静心,但五次诉讼及五年不平凡的维权经历终于还是让我触景生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法庭上读着陈述稿就哭了,你们也看到了杀人庸医孟文辉多么强势多么有钱,他可以请二个律师和二个保镖来法庭为自己严重不负责任的犯罪行为来助阵,而本来是公诉人席位上的检察官,却变成了一个无权无势既不懂法律又不懂医学那么无助那么弱小的被害人女儿(自诉人),可见医患双方反差多么巨大,而法律公平的天称是否也会这样倾斜呢?
  我说这些并不是要乞求你们同情,因为这个世界不会有人同情眼泪,那只是弱者的表现。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是希望你们能公正执法,不要被各种人为因素和强权势力的干扰而枉法判决。司法公正是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说这道防线也跨了,那我们百姓还指望什么呢?请你们坚守法律人的道德底线,不要让众多的冤案在你们身上再次发生。更希望你们的公正判决能使宁波各医院的医风和医德有所改善。为宁波百姓的就医安全尽你们自己的一点职责。
  下面我就本案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如果有什么得罪也不是我的本意,我在这里只是对事不对任何人。也不针对救死扶伤的良医,对于我心目中的良医我依然怀着深深的敬意和感激。在这里我只针对那些不作为的政府官员和披着“天使”外衣的职业刽子手,希望他们能受到良心的谴责和法律的严惩。
  如果你是一个宁波人,我相信你们都和我一样了解目前宁波医疗事故泛滥成灾的现状,天一论坛就有众多患者及家属愤努的呐喊,如果宁波卫生局能承担起政府对医院的监管责任,能教育和惩罚出事的庸医,就用不着我再去打医疗事故罪的官司了,而宁波卫生局的腐败和不作为已经深入人心,卫生局为了粉饰太平、掩盖事实,从不报道医疗事故真相,把自己的监管责任变相推到宁波医疗理赔中心去赔偿了事,为了包庇庸医还公然到法院去干扰司法公正,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和其他的受害人家属都在网上曝光了,在宁波没有一个违法犯罪的医生受到处罚和坐牢,这完全是卫生局包庇和纵容的结果,因为医学会的伪鉴定让庸医逃脱了法律的惩罚,宁波卫生局的不作为也可以从出事的卫生局高官身上找到答案了?他们拿着政府的高薪每天在做些什么?
  如果宁波的公安和检察院能承担起自己应尽的职责和义务,我相信这个案子将是公诉人检察院来起诉的,而不是我这个既不懂法律又不懂医学的受害人家属坐在公诉人的位置上流着泪来指空庸医孟文辉在诊疗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的犯罪行为了。象我一样的医疗事故罪案子在其他地方都是检察院起诉的,由我提供给你们法院的医疗事故罪刑事判决书相信你们都看到了,而唯有宁波的检察院却不作为,难道《刑法》第335条医疗事故罪的法律条文不适用于宁波吗?宁波政府有特殊的规定可以赦免吗?为什么国家的法律在宁波却成了一纸空文?这到底是谁造成的呢?非公安、检察院莫属吧?
  如果宁波的公安和检察院少微有些作为,我相信宁波医疗事故就会少多了,因为在宁波严重不负责任的庸医实太多了,庸医杀人“零成本”已经家喻户晓,所以杀人凶手孟文辉才会猖狂对我说,你有本事去告好了,你告不到我,我杀人也不关我的事,医院赔你就是了,而医院院长看了录像后却对我说,我们承认是医疗事故,医生在发生输液反应时是没有经过抢救,我作为院长的赔偿权力只有三千元,如果你要赔多,你就去保险公司赔好了((注:宁波所有的医院都交了保险,保险公司会赔的,医院和医生就没有任何责任了)。在事实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但事后他们却销毁了家属已经要求他们保存的录像,毁灭罪证,篡改伪造电子病力,公然对抗司法公正,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作辩护,所有的证据就是没有说服力和不能自圆其说的谎言。
  因为卫生局不处罚庸医和出事医院,使得庸医的职业犯罪更加无所顾忌,为了多赚钱他们就不管病人的死活了,宁波市鄞州区鄞江中心卫生院在害死我母亲没多久,又以同样的方法误诊乱诊盲目治疗害死了我母亲的同事郭某某,我当时都在网上曝光了,后来被卫生局和天一论坛的主管删除了贴子,这就是宁波发生医疗灾难后粉饰太平的现状,我相信大家都看到在宁波没有一个庸医因为严重不负责任受到过法律的处罚,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在宁波没有一个违法庸医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也是公安和检察院不给我立案的一个原因,这不仅是对生命权的侵犯,更是对法律的一种侮辱,法律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一纸空文,因为宁波的公安、检察院不作为才造成宁波的医疗事故不断恶性循环,“医闹”事件屡屡发生,受害者家属在网上愤怒的控诉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法律成为强权者的一种交易,依法治国只成了一件华丽的外衣,看上去很美,但百姓看到的却是丑陋与伪善,所谓的法律,也成了由执法人员人为制定和操控的“潜规则”,当法律人处于物质横流金钱至上时,就不会有法律公平,更不会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说。为什么在这不断“完善法律制度”下的中国,越来越混乱和肮脏?法律却成了道德的一块遮羞布?
  虽然异地的法官和名律师鼓励我去走刑事诉讼,并指导我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他们说如果象我母亲这样的案子,犯罪嫌疑人孟文辉还够不上医疗事故罪条件的话,那么中国就没有《刑法》第335条医疗事故罪这条法律了。为什么我们在宁波还没有医疗事故罪立案的先例?这到底是卫生局造成的?还是公检法造成的呢?法律真的能够战胜邪恶吗?法律你真的那么公正吗?
  可事实又让我看到了真实的一幕,为什么法院还没有开庭,更没有判决,犯罪嫌疑人的律师就对杀人凶手孟文辉在第十法庭门口走廊上打包票了,说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这是不是将意味着某种不可推测的幕后交易已经发生了?否则一个小律师怎敢如此口出狂言呢?怎敢在法官没有判决前就班门弄斧呢?难道真的象网友所说的,法官开庭只是在走过场?具体的判决结果早已内定了?
  代表公平与正义化身的法官们,你们能告诉我,真的是这样吗?这就是我眼里看到的司法公正吗?我还是不完全相信,所以我今天公开给你们写信,请你们回答我好吗?我希望只是那个小律师口出狂言,我相信庭审上你们都看到了医院没有证据的谎言,他们除了狡辩什么也没有提供是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我提供那么多的书证、物证、人证按法律规定,足以让孟文辉坐三年的牢了,在宁波找不出第二个象孟文辉一样严重不负责任的医生了,在全国也找不到这样畜生式的医生,这样的害群之马会让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蒙受耻辱,也会因其医生的特殊身份将会对今后无数的患者带来更大的社会危害性。
  在法庭辩论时孟文辉伪装得多么可怜,当庭审法官问他对自诉人的指控有何辩护时,他竟然说听不懂宁波话,那他二十几年来一直在农村看病是如何接诊的啊,那些老太太、老爷爷说的都是宁波话,怪不得他多次害死病人就是听不懂宁波话的关系吗?否则有怎会从一个内科主任撤职成普通医生呢?他没有证据为自己误诊乱诊、盲目用药、违规快速输液、在发生输液发应中拒绝抢救的犯罪事实作辩护,却竟然用一句听不懂宁波话作辩护,当庭审法官马上指出那你总看得懂手上的这份文稿打印件吧?他才没话说了,因为他完全找不到有力的证据来反驳自己没有犯罪,所以只好用这句话来搪塞了。在鄞江卫生院的所有医生中态度最恶劣,医技最低的医生非孟文辉莫属,不信你们可以去调查的,因为医生杀人“零成本”才导致他在我父亲就医时又再次重复犯罪了(我都提供了证据),相信你们法官一定看到了,这样的医生卫生局竟然还包庇他不处罚他还让他行医,那是卫生局监管失责的耻辱,更是鄞江卫生院附近百姓的灾难。
  我相信所有的良医都会自己的队伍里有孟文辉这样的医生而感到耻辱,如果这样的害群之马不驱逐出医疗队伍,最终将有更多的医生去做这些冒险的行为。而政府对医疗犯罪如此纵容,必将使那些恶医挺而走险。他们为了多赚钱就盲目治疗,乱用药物、违规输液、过度医疗。造成中国医疗行业非正常死亡的比例已触目惊心了,希望政府能引起足够的重视。
  希望法院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判决这个浙江省首例医疗事故罪的自诉案,因为这个案子不仅仅在宁波也在全国已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更引起了全国医难受害者的强烈关注,也希望在全国优秀法院---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能让法律在医疗案子中能回归公正。让医患关系在法律公正的光环下和谐,而不是以欺侮弱小的患者来“和谐”,从而减少“杀医事件”和“医闹”的发生。

  愿世界不再冷漠,愿政府能珍惜生命,愿法官能公正执法,愿医生能回归医德,愿医院不再成为病人的屠宰场。


  此致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2015)甬鄞刑初字第781号医疗事故罪案子的自诉人

  写于2015年9月2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