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洛阳 巨子  洛陽 巨子  洛陽+巨子  洛阳+巨子  Yingkou  营口  xxx

义乌市上溪镇政府联合政执法局上派出所联合执法致人重伤包庇罪犯打击报复

  2015年5月13日上午8:40分左右,上溪镇人民政府联合义乌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上溪大队、义乌市公安局上溪派出所,组织200余名工作人员以及社会雇员,到上溪镇富塘下新村进行联合执法。(该执法被义乌法院(2016)浙0782行初117号行政判决和金华中院(2017)浙07行终317号行政判决确认为违法行为)。富塘下新村一区12栋3号楼房以及一楼搭建的简易房为贾良明家庭所有。贾良明见政府部门前来拆除违章建筑,怕暴力拆除损坏简易房内的螺杆机、冷风机、储气罐等设备,遂在政府开始执法之前主动自行拆除简易房。
  政府工作人员达到贾良明家的简易房现场之后,在未履行任何告知程序和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要求贾良明停止自行拆除。迫于政府人员的威慑,贾良明停止了自行拆除。之后,政府工作人员暴力拆除了贾良明家搭建的简易房,并殴打贾良明,贾凌峰(系贾良明的儿子),余玲仙(系贾良明的妻子)。贾良明的贾良星,见证了整个暴力执法过程,在劝解的过程中也遭到殴打。
  .贾良明构成重伤,余玲仙和贾良星构成轻伤。经金华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贾良明胸部损伤构成轻伤二级。但是,2016年6月27日,贾良明被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杭州市心理卫生中心)诊断为:脑外伤所致精神障碍。2017年5月28日,贾良明被上海天坛普华医院诊断为:继发性癫痫,脑外伤后。2017年8月23日,贾良明被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诊断为继发性癫痫,脑外伤后。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1 e)以及5.1.2 l),贾良明所遭受的“器质性精神障碍”和“外伤性迟发性癫痫”分别构成重伤一级和重伤二级。贾良星右侧第5、6、7、8肋骨,左侧第8、9肋骨都骨折,至少构成了轻伤二级。余玲仙未被列为被害人,余玲仙的伤情尚未被鉴定,至少构成了轻伤二级。另外:在2015年5月13日入医浙四期间,大约5月16日或17日,浙四医院泌尿科医生对其家人说:赶紧去看肾,有生命危险。并且该医生,帮助联系了浙一医院的医生,在5月下旬,在浙一医院切除了一颗肾。义乌市公安局说不是本次被打所致,你觉得我们人民群众能信吗?而且,即使义乌市局认为不是本次被打所致,也应该在鉴定书中作出结论,而不是直接拒绝鉴定。在肾被切除,和本次被打之间,究竟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应于本鉴定书中作出。而在第(六)项送检材料中,都没提到浙一的病历。这其中,是不是有小动作?值得怀疑。就算切肾一事不提,你的鉴定是胸部轻伤二级,头部轻微伤。而人家北京的结果是重伤,四级伤残,距离也太大了吧。目前为止,义乌市公安局只抓获了一名犯罪人肖发朝,该人系累犯。本案中,贾良明头部损伤是钝器上,义乌法院(2016)浙0782刑初2436号刑事判决、金华中院(2017)浙07刑终158号刑事判决都显示肖发朝没有持器具犯罪,都认定本案系共同犯罪。贾良明头部损伤显然不是肖发朝个人导致的。信访人曾向义乌市公安局所属的上溪派出所提交存储有自家监控视频资料的光盘,以及犯罪人头像截图和身份信息。但上溪派出所原所长王锋不肯抓捕,戏称你们自己有照片自己去抓,至今只做当时在场还不到百分之一的人的笔录。
  当时带队的是上溪镇上溪镇党政办主任何家骏,因为他带队贾良明家被打后,不知是为了躲避风声呢,还是逃避责任改名为何家驹调到后宅去了,上溪镇ZF的包庇跟造假技术真是精湛!
  2018年2月份我带贾良明去北京去看病上溪镇书记·付委员·杨镇长·上溪派出所陈所长·等都到北京来找我们,当时跟我们保证说回去马上解决我们家的事情,回去老实在家等就行了,我想这么大的阵容来我们想想还是回去好了,病下次在看虽然北京解放军总部301医院住院检查单都开出来了。当时我们就跟他们回来了,可是到家后几个星期过去了,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反应,后来我忍不住了,我就去找了书记,跟所长,刚开始说叫我等,后来就说叫我们去做伤残鉴定。我跟他们说伤势都还没有鉴定清楚,为什么要去鉴定伤残,这几年中我们也问了很多家鉴定机构,都说贾良明属于重伤,但是上溪派出所所委托鉴定的就一个轻伤之后就不给我们鉴定了,然后现在要求我们去伤势鉴定,我们也问了很多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得到的答案基本上都是,看病历是重伤,但是派出所委托鉴定是轻伤,他们伤残也只能往轻伤靠,并且不接受个人委托,对公不对私,我就纳闷了,不是都说两个鉴定没有冲突的,但是得到的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答案。
  后来我就去跟书记说,基本上都不肯鉴定的,书记就跟我说你自己去随便找一家鉴定机构,只要能出鉴定结果就行,费用他们会出的。然后我就去各方打听,说北京有一家比较权威的。之后我就去找书记当时没有找到他,刚好在隔壁碰到了杨镇长,我就跟杨镇长说了这个事情,杨镇长说去做来就行了。我说那里只肯出意见书,里面伤势伤残都有的,那你们三个领导先商量一下,不然到时候不认账,他说好的。
  过了几日,我就又去找杨镇长,当天刚好杨镇长在我还没有开口杨镇长就说了,你去做来了没有,我说没有,杨镇长问到怎么还没有去做,我说你们都还没有答复我怎么敢去做,万一做来没有用那怎么办,他就说,不管有用没用去做来就行了。我说;费用要15000一个人。杨镇长说;发票去开来。我听他这么一说,我想总碰见好人了,之后几天我就镇里也没有去过了,在家里准备材料及汇钱,做鉴定了。
  之前杨镇长说发票拿去马上就可以报销,2018年7月5号我拿着发票去找杨镇长他说发票放这里报销有一个过程的,余玲仙的发票肯定报销的。距今已有一年多了,一分钱也没有报来。
  2018年7月9号富塘下村村长打电话来跟我说,他说明天有几个人想跟你谈一下,几个是市政府的人跟一个律师,我说我在镇里,然后他说那他叫镇里人跟我说然后就挂掉了,我在镇政府遇见了领导王骏强他拦下我跟我说明天有市政府的领导来是去你家还是富塘下村办公室。我说;我都可以。之后有一条信息发给我说,明天(10日)下午两点,到义乌市司法局一楼调解室。第二天我准时的来到了司法局一楼调解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我就打电话给富塘下村村长,他说我们去了没有领导在找我们,我说我早就在这里了,一个人也没有,他说他打电话问一下,就挂断了。这时我打电话给上溪镇书记,问书记说今天叫我们来义乌市司法局一楼调解室,没有没有人,书记说不知道,他打电话问一下,也挂掉了,没过多久我又打回去,他还是说不知道,他叫别人问一下。一直等到下午3点没有看见一个上溪镇政府的人影。
  直到下午3点20分的时候我们准备走了上溪镇的一个司法局的王骏强(音)来了,他看见我们什么也没有说他自己坐在了司法局大厅的椅子上了,义乌市司法局的两位工作人员拦住了我们说进去谈一下,机会难得,说听听我们的意见,我们想来都来了,也等了几个小时了,就回调解室去了,当时坐着3位义乌市司法局工作人员跟那位上溪司法局的,他们就说听听我们的意见,问我们有什么想法。后来上溪司法局的走了之后,红太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来了。
  回来以后晚上打电话给杨镇长,杨镇长说,司法是他们委托的,他们镇里不需要去,然后我说那个发票的事情,这么久了,他就说,发票的事是被你们骗去的,说好只有贾良明的,现在两个人的发票,余玲仙不需要鉴定的。
  2019年6月4日开始因为贾良明家不安上溪镇领导的套路走,他们就又开始了下一步,往死里整的决策,当日早上10许上溪镇安监局的三位领导两男一女来到了,贾良明家一楼的厂里,以安检唯有开始了各种找茬行动,据我们自己监控所见,他们的行动第一步对所有机器型号开始拍照,第二步对所有线路拍照,第三步对所有原材料进行拍照。
  6月5日又来了一帮人,手上带着红袖章,工作服背面写着永安保安,一行五人,他们到厂里后也进行了各种拍照,结束后要求贾良明贾厂里工人签字,工人说自己不是老板不能签,就被他们各种辱骂。我就纳闷了,什么时候连私人保安公司都管的到这里了。
  6月6日自称是税务局的来了,他们说接到举报说没有纳税,要求补交税,之后就通知书什么的一点信息也没有了。
  6月20 日又一帮自称上溪市场监察大队的,说什么都管的到的他们一行4人来到了贾良明家厂里要求看营业执照,当给他们看完营业执照后,又开始到处翻弄各个角落,试问领导贾良明家是偷你家东西了,还是贩卖违禁品了,一楼翻完又到二楼继续翻找,连当日收到的快递都全给拆了,当一无所获后,又开始了找茬模式,从机器开始,问购置合同等各种问题,最后纠结到了门口储气罐,要求拿出储气罐相关监测证书不然就关机器,当时我们请求领导一同去城里购买储气罐门店,当时电话联系过门店说他们有存根,领导一定要关了机器在说,后来问他们是否就针对我们,他们说并不是全村每家每户都要检查,在贾良明贾呆了一个小时以后,他们要求下午把材料送上溪市场监察就走了,整个村就查了贾良明家一家,全程有录像
  6月25日环保局的又来了两个人,当他们到了没过多久后,又来了上溪镇zf的人员,还有供电所的,安检的,他们来后就说有人举报你家塑料有味道,并对贾良明家工厂进行了当场查封,封条是上溪镇政府的,并没有日期,并送了一张所谓的整改通知书,要求26日以前整改,上面并没有公司地址企业主姓名及公司名称,他个写的很不清楚,如果没有另外半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是给谁的,执法人姓名联系方式也没有。再说了,另外半张又不知道谁给的连一个章也没有做不了依据。第二天,因为发了论坛,上溪镇政府工作人员来补上了日期,这封政府人员怎么跟闹着玩似的!更可笑的是,从6月25日至6月8日去当日来监察的部门义乌市环境监察大队不下四次,发现那里的环保局大队长贾某辉就是我们富塘下村的,而且他家所加工的东西从原材料到产品都一模一样,而且他们家还是在村的正中心,这是他们家有环保证还是他们家搞特殊。这是不是所谓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多次去了义乌市环境监察大队,那里的答复都是有人举报他们就要去查,没有举报他们就不用去查,要是没有举报他们连富塘下村在哪里都不知道,也更加不会知道那里有一家厂,这是那里的某个领导说的,还叫我们去上溪镇政府找镇领导去,难道我家厂被封也都是某些领导从中作怪,或者可以说是明显的打击报复!
  这几年我们天天奔波于他们的欺骗和谎言中,一次次推脱,一次次欺骗,一次次被踢皮球,不管不顾!这么多年政府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开始把我们往死路上逼,这几台机器本来也只能维持贾良明的医药费用,现在只能在家等死!恳请领导百忙之中督察此案,给我一个公正公平的答复,还我弱小百姓一个公道,维护公安机关在百姓心中公平、公正、执法为民的光辉形象!望案件早日解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