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洛阳 巨子  洛陽+巨子  洛陽 巨子  Yingkou  营口  洛阳+巨子

害群之马说

  害群之马说:
  一直以来害我的人其中就有警察,因为只有他们有力量动员大家对我监视,丑化,诬陷,包括买通饭店下毒,用设备摧残我的大脑。在很多地方都有这些人的存在,只是彼此做法不同,一些城市包容我的文艺狂热,一些城市无所谓我的畅所欲言,一些城市则把我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看是异端。人有善恶,事有是非,他们也一样,一些人属于卫道者,一些人则是害群之马。在坏类眼里,他们无所谓民苦,对形形色色的犯罪故意视而不见,对官商勾结选择沉默,对发声的人进行打压打压和折磨,坏类所服务的不是天下,而是自己所在地衙门的主子。这些人是江山的掘墓人,直接造成了民心的塌方,和民怒的普遍,这些人包庇流氓,纵容奸伪,这些人看不惯传统文化,憎恨有思想的人,恐惧民风普及文艺,对奸商乱臣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对下民大呼小叫,不是骂就是恐吓,所以他们是害群之马。他们把心术不正,男盗女娼看是合法的人,把精神文明追求,爱好文艺的人看是威胁,他们推崇不择手段的歪理邪说,愤怒那些反对丑陋的人。他们最不希望民众有文化,有思想,有善性,因为这些他们都没有,只有贪婪,猥琐,卑鄙,无耻。一些城市的文艺那是百花争艳,蒸蒸日上,一些城市的文艺却是死气沉沉,人人喊打,正人君子无立锥之地,谁爱好文艺,谁反对伤天害理,谁就是异端。我就是一个深受其害的人,在死气沉沉,人人喊打,阴阳怪气,作奸犯科的地域成长,挣扎,抑郁,无奈,战战兢兢,四面楚歌,也寸步难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