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洛阳 巨子  洛陽+巨子  洛陽 巨子  Yingkou  营口  洛阳+巨子

老子最后给人类指明的康庄大道

  老子最后人类指明的康庄大道
  伟人皆能对人类社会做出最后审判,马克思能够以共产主义社会做出审判结果,老子在八十一章同样做出最后审判结果:
  老子讲“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
  本章阐述一个比共产主义社会还美的社会,是老子结合宇宙文明与人类社会文明写出来的末世宇宙文明及人类文明。这个文明自然要终审人类善与恶的的结局,美好社会绝不容许不道德的东西进入,什么是不道德的?跟当下、当代每个人有直接关系,我们以什么样的道德来迎接即将到来的宇宙文明。
  什么是宇宙文明?
  “天之道,利而不害”。对于不明白宇宙运动者,是无法明白其中奇妙的。百姓皆会明白“利而不害”。也就是说,地球上没有天灾,水灾,旱灾,地震,而且风调雨顺,风和日丽,万物生长繁荣景象,人的生命皆能恢复正常感性认识,能够经松学习和思考,才是利而不害的结果,这就是宇宙文明。
  宇宙文明与人类文明同步,也是共运体,是惩恶扬善的时期。人们对善与恶的认识不足,认为好心就是善,这种认识是非常肤浅的。而是从心灵上来要求的,也就是无有心理障碍,处于空灵状态为善。心理有障碍者为不善。人们为了一点点财物、名誉相争相轻,大打出手,互相辱骂,攻击暗害,这些能为善吗?
  今天讲讲“知者”与“博者”的善与不善。共产主义社会要淘汰掉一切不适合共产道德行为,而这些皆由宇宙文明进行裁决,不是人为可以做到的,关系到许多善良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人民虽很善良,但心理素质很不过关,心理障碍极大,人人皆有心理疾病,是适合不了有秩序运动的,地球的温度不断上升,是整个太阳系的运动复归于正常的有秩序运动产生的,地球的椭圆形运动复归于圆周运动,地球接受阳光的时间增加,寒冷地带逐渐变暖,形成正常的阳降阴升的规律,其雨水分布均匀,就是天地相合,以降甘露的天文奇景。大自然的力量可以让森林之地变成沙漠,也可以让沙漠成为绿洲。正常有秩序运动让众生恢复正常感性认识,我们的感性认识不断恢复,辨别是非能力越来越强,善良的人们能够获得宇宙文明的恩赐,宇宙文明就是有秩序运动。
  宇宙文明形成强大的意识形态,场力、引力、量力提高十倍或百倍,人很容易处于兴趣状态,失眠、烦躁等等,其心理障碍倍增,就会失控而产生诸多人祸,其它动物轻受不住强大的场力、引力、量力,出现集体自杀,许多生物自然会灭绝,而适合有秩序运动的生物回归于地球,重新看到《山海经》记录的动物,也就是“返璞归真”的真义。所以,上升的温度加快,离有秩序运动会越近,人们心理障碍也随着加重,谁也避免不了有秩序运动的作用和影响,那些长期受霸权主义的教育者,其极端行为更为严重。以“华为”事件来说,人类本身是共运体,华为带领人类走进更高级的信息时代,必然要取代旧事物的辞旧迎新过程,解散旧势力建立新的秩序市场,而旧势力不与时俱进,反而阻拦历史滚滚向前的车轮,必然付出重大代价,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华为作为中国崛起的信号,中国崛起是客观规律的必然结果,中国本是古文明最先进的民族,这是崛起原因之一;其二中国文化在古代已经最为完善完美,是其它民族不可相比的,中国文化崛起也是必然的。其三中国是世界中央之地,是智慧最高灵类,只有中国文化才能领导全世界人民进入最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彻底消灭一切霸权主义及一切恐怖分子。
  中国文化里常讲,天地有鬼斧神工之效,对那些阻碍文明发展者,自有天地来消灭他们。因为,霸权、及恐怖思想不适应有秩序运动,迫使他们烦躁不安,受到痛苦折磨而死。这就是中国周易讲的,君子道长,小人道消。魔世的大周期结束,就是佛世的大周期的到来。华为的升起打破旧势力,就是君子之道的开始。华为不但打破旧势力的一种市场经济,而是走进一个无可相争的市场模式,未来公司独立体,个人独立体的经营模式,一切既独立又是协合的世界贸易,这种模式是永远不会出现经济危机,一个公司退出舞台也只是这个独立体消亡,而后有更多的独立体弥补上来,使市场经济更多繁荣昌盛。君子之道是不争而起来的,每一个独立体的枯荣是竞争机制,而不是霸权掠夺的强盗主义。人们的素质提高也会自动脱离那种不正当的交易,希望和平与稳定,诚信与互助,自由与幸福,民主与快乐的正常生活秩序。大道、天道、人道的共运体,是宇宙文明的开始。故老子讲:“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人类整体心理皆没有达到空灵状态,皆处于心理障碍当中,消除心理障碍是自救的必然过程。“博者不知”,就是心理障碍的一种,这个道理非常简单,理性升华,感性升华,皆是辞旧迎新的必然性、绝对性。
  我们如何理解?
  一种是健康者不用学任何医疗知识,另一种是久病成良医。
  健康者知道健康之法,不博于任何知识,这是“知者不博”的状态。
  不健康者头痛得找治头痛之药,万种疾病也就有了万种的博知,却不知道健康之法,这是“博者不知”的状态。
  无有心理障碍者,心理学对他来讲一无是处;而对于患上心理疾病者,认为治疗心理疾病的心理学就是科学。心理学却根本治疗不了心理疾病,也不知道真正消除心理障碍之法。心理学由心理疾病而衍生的,有心理疾病者才知道心理疾病的残害和痛苦,为了解决痛苦而建立的一门学问,如果真知道解决方法,也就没有这门学问存在。一、以“知者”的态度就是治本不治标,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而不是博知治标之法。
  二、以“博者”的态度就是治标不治本,为之于已有,治之于已乱。并不是知者治本之法。
  一个有正常的感性认识者,听觉力強可以无师自通于音乐,而成为世界级的音乐大师;视觉力强可以无师自通于书法,而成为世界级的画家大师。真正成功者不是他学了多少知识和哲学,而是他是不是拥有正常的感性认识。科学们是学好哲学才当科学家吗?爱因斯坦有了某种良好的感性认识,从小爱于思考,成了伟大的科学家。因此,有人说“哲学是科学之母”,哲学是否让人民获得解放、解脱呢?没有,纯粹是自欺欺人。医科在健康者面前无有是处,医科从来没有控制住疾病产生,反而疾病种类越来越多,医科是科学吗?只是一种客观存在,这就是“博者不知”。
  人本是高级灵性动物,不是知识奴隶,是创造知识主人。老师以填鸭式给孩子洗脑,将人的灵性封杀,成为知识奴隶,其一生当中毫无建树,无非是医生一样的结局,医生无法拯救自己和有病的父母和妻儿,看着他们在疾病痛苦当中死去,更不用说救治天下人疾病,让众生远离诸病。
  人们面对种种客观存在,不是这些做法有什么不当,它们的正确性在于培养出技能能够自食其力,能够减轻疾病带来的痛苦,质疑这些正确的东西拿出更正确的方法来,彻底解决让我们烦恼和痛苦的种种问题,是复兴文化和振兴文化必然内容,站在高级高度来审视我们的历史,当今已经处于宇宙文明大转折之时,用我们的智慧重新认识生命健康、生命能量、生命智慧的时候,如果我们还听信一个教授只能以望文生义来教导,这种完全脱离生命自然及物质自然,把一部来自自然的《道德经》,取之于自然用于自然的经典,非将自己愚蠢所见所识填充进出,掩盖《道德经》的真象,自己不能从愚昧解脱出来,还导致子孙后代遭受苦难。教授对自己不负责,也是对他人不负责。在文化之上,是渡己才能渡人,自己渡不了怎能渡他人。
  一个正常感性认识者,能够成为大师级人才,是有足够认识事物的生命功能,味觉力强,能够辨识一切物质的味道;听觉力强,能够辨别一切物质的声音,味道和声音皆是真实不虚的。而在觉力不强者,其舌不能品其味,耳不能听其音,才会认为他人讲的全是虚构的,才喜强辩于人。这种人就是“辩者不善”。感性认识不正常者,是永远做不了科学家,只能偷吃科学家的成果,照本宣科的“博者”,就是老子所认为的“不善”者。
  众生为什么自我的正常感性认识不存在呢?与后天的有着直接关系。
  大家为什么一致认为“古今中外的伟人,都有的共通点是什么”?回答是母亲。
  而老子第一章就做了正确回答:“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人喜欢偷换概念,总是把“白马”当成“马”,不知马是马形,白马是马色。宇宙有阴阳运动才会缔造出阴阳两性物质来,世间才有了男女,有了男女才能成夫妻,有了夫妻才有了儿女。在母体的婴儿是由精子、卵子结合而成。小牛仔由母牛的母体生下来,牛难道与人有相同的结果吗?母体的概念不是成为伟人的条件,而是宇宙大道有着“无为而无不为”的意识形态,可以缔造伟人与愚人,宇宙可以毁灭恐龙,也可以毁灭人类,也会让人类永恒生存在宇宙文明当中。但伟人绝对毁灭不了宇宙。
  人的思想如此低劣是在于忽视宇宙文明,却毫无羞耻摆弄无知的认识。一个仰望星空的民族才是伟大的民族,重视宇宙文明才能从物质文明中解救出来,我们已经掌握对立统一哲学,需要比对立统一更高的文化,坐直通车到达理想站台。地球在宇宙中如同北京城的小沙粒,何况一个伟人在宇宙中又能等于什么?伟人能指导众生向往宇宙文明,才是好的伟人;若逆行倒施违背宇宙文明,就是坏的的伟人。我们心目中的伟人还是老师,皆在二元当中,他们的好坏,善与不善,决定着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伟人死亡我们也就跟着死亡。伟人对人类社会来说,起了决定作用。伟人感性认识正常,才能辨别出是非、真假,才能走正确之道。因此,我们能否有“无为而无不为”的意识形态?或者说能否有正常的感性认识?这才是众生所关注的,达者可济天下,障者独善其身。达到正常感性认识为“达者”,不正常的感性认识为“障者”。故老子讲:“不知常,妄作凶”。这个“常”,是指生命常态,也就是正常感性认识。
  老子为什么在结束语时才讲出来?
  人类从进入认识世界开始,必然经历从不知到知道的历史过程,人类发展史就是不断辞旧迎新的过程,而物质文明是人类最根本基础,实现物质文明才能走向精神文明,实现精神文明才能走向生命文明。当下正是走向生命文明时代,追求生命文明及宇宙文明是当代人义不容辞的,人民的力量来自众志成城,在与时俱进的时代,与空俱进时代是相辅相成的,与空俱进就是以宇宙文明为指导思想,从大自然中获得真理和真知,当代进入道法自然时代,已经结束了地法天时代,那种靠天吃饭时代,只要当代消除心理障碍,一切命运之说将成为历史,成为世界主人,驾驭这个世界!

  谢谢!陆炳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