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拆迁农民怎样维权?

  农村拆迁到底隐藏了多少猫腻?
  我是湖南省桃源县漳江镇高桥村村民,黔张常铁路桃花源站建在我们村。从2015年开始我们村陆陆续续有几十户已经拆迁了,茶余饭后听到大家谈论了许多拆迁的黑暗不公,某某家因政府赔付少不签字由原来的五十多万加到了六十多万,某某家不认可政府的赔付拒不签字并且去上访告状赚得盆满钵满,某某家由原来的二十多万协商再协商已协商到四十多万。先签字的看到没签字的也去到政府闹也能搞个几千上万,拆迁户拆了一年多还没有地基建房去政府闹也能好酒好菜的搓一餐,我在想一个问题农村拆迁到底隐藏了多少猫腻?操盘手到底贪去了农民伯伯多少?
  2018年我的祖屋也在拆迁之列,早在几年前公公就将祖屋分给两个儿子各一半,我家是老大,丈面积是组长通知我老公,我公公以及他小儿子。可是房屋的价格出来了签字画押的时候我跟老公都不知道被蒙在鼓里,等了两天公公的小儿子才告诉我老公,老房子已经签字了,老公告诉我,我打电话问余伯顺(原村支书现被漳江镇返聘协调拆迁,拆迁操盘手之一)为什么老屋拆迁不通知我老公?余伯顺的回答是,老屋的拆迁我跟我老公无权知晓,我问他谁有资格?他的回答是只有公公的小儿子才有资格,我问他凭什么?他的回复是他就是知道!然后我再跟刘中伟(原村长)打电话,他的回复是不管怎么样您的老屋拆定了,你莫调皮现在严打,抓起来了不划算。我在想一个问题拆迁到底隐藏了多少猫腻???操盘手到底剥去了农民伯伯多少钱?
  我是一个村妇对于这个复杂的问题是一窍不通,于是我就把我的所见所闻以及经历写成文字上传到高桥村微信群以寻求帮助,漳江镇街道办事处及村干部及时联系我,哄我要我删除文章,千万莫放到网上去并且承诺我们家的这种情况老屋拆迁必须由公公两个儿子同时签字才能生效,并且还提议要余伯顺和张业永(现村支书)给我赔礼道歉,我说赔礼就免了,只要不剥夺我们的权利就行了。但是2019年元月16号在我和我老公未签字不知情的情况下,单独将拆迁款打给了公公的小儿子,并且我和我老公到2019年2月26才知道,他们这是要干嘛???
  通过从开始建火车站这几年的所见所闻以及亲身经历的一切我想问农村拆迁到底隐藏了多少黑暗内幕???有多少农民在操盘手的控制之下失去了多少属于自己的权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