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名议

  华木杂谈《武汉名议》
  题目有点大,帽子大了,不合适,但是,可以适应各种脑袋。这就是优势。
  首先我想问,谁把武昌,汉阳,汉口三镇合称武汉,我就觉得不合理,反正民国时期的那些大佬非要这么定,而且也这么叫了八九十年,想改也难了。如果当初起名:汉武市,昌阳市,阳武市,阳昌市,昌武市,汉昌市,或者,就以武昌市,汉阳市,汉口市,代替三镇也未尝不可。甚至就叫江城市,也比这个武汉好!就拿这个武汉市这个名字,这江城人民就背了不少黑锅。武汉人这个名声就不怎么好,什么武汉?蛮武黑粗的人?脾气火爆的人,动不动就讲武打的人,蛮不讲理的人,名于其人,市于其市,搞得声名狼藉。什么天上九头鸟,地上武汉佬。名声有点臭。我从哈尔滨到南京,到广州,娘希匹,没人觉得武汉这个市名起的好的。读起来有点拗口,要鼓起腮帮子,憋气,像山顶洞人的那样戳起嘴来个——武!那个汉字,又要嘴巴喳得大大的,像哈气一般,从喉咙里飚出一个音,就像黑猩猩打哈欠——汉!听起来有点起鸡皮疙瘩。
  起名字,起码要让人觉得文化一点,历史一点,雅秀一点,仁和一点,大气一点,荣昌一点,咋就弄个武汉这个字眼的?据说当时的短命的武汉国民党政府是大汉奸汪精卫当一把手,这家伙喝了点日本鬼子汤,那日本鬼子喜欢武运长久,汪贼也想弄个武运昌隆么?反正这么多年了,居然没人刨根,还在那里大武汉,大武汉!
  现在,许多地方改名,有的经过民众,学者,文化人的广泛讨论,再经过地方长官筛选,有的达到了极好的效果。绝不可以让那些半吊子一锤定音。更不可以让那些麻将鬼命名,什么幺鸡路,二喜路,三万路,四同路,五条路;当然也不可以让吃货来命名路:什么汤包路,烧梅路,水饺路,龙虾路。
  地名是公众的资产,决不可以只让个别人来纪念自己,信口胡掰。尤其是那些没多少文化没多少知识的半吊子名人歪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