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庇黑社会、迫害案件受害人造冤案

    上海曹家渡派出所和静安区公安局警匪一家、顶着公安部的调查要求、包庇黑社会、迫害案件受害人造冤案
  
  据澳洲新报09年11月27日、2010年4月20日和澳洲日报09年11月25日,09年11月25日,2010年3月25日,及澳洲星岛日报09年11月21日的报道,和2010年6月23日在 副主席访澳时,澳洲新报刊登的致习副 ,和昨日,2011年4月8日,在贾庆林政协主席访澳时于澳洲新报刊登的致贾主席的公开信透露,在2009年9月10日,澳籍华商乔治先是在其上海办公室内遭受前来敲诈勒索的上海黑社会组织的围殴,后在上海曹家渡派出所门前更两度遭受黑社会组织的围殴和持刀刺伤和抢劫,而派出所警方对持刀行凶的暴徒不仅不加制止和拘捕,事后更意图压服他与黑社会暴徒进行所谓“一揽子调解”,即不再要求追究暴徒的刑事犯罪责任,乔治不愿接受,派出所和上海静安分局警方就以他在遭受黑社会暴徒围殴后回敬了暴徒一记耳光为由,宣布拘留他7天。以报复他向上级有关部门投诉静安分局下属派出所对上海黑社会组织的包庇行为和对他进行打击迫害。
  
  报道介绍的事件具体经过如下:
  2009年9月10日,四个代表一家有黑社会背景,专事敲诈勒索的公司的陌生人闯进乔治的上海公司,要求支付他们所谓广告费一万多元,在乔治公司职员向他们表示公司从来没有委托他们做广告,如他们要求支付他们所谓的广告费,至少需出示他们所谓广告费所涉及的报纸广告和双方的合同。他们拿不任何相关证明或合同,便开始在乔治公司进行打砸,将公司的电脑、电话机、烟缸等全部砸坏(仅电脑修理费即为二万一千九百元人民币,已远远超过故意破坏公私财物罪的刑事立案标准),公司职员于是报警,警员来后,并未对此四个破坏公司财物的暴徒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只是一再要求乔治和他们协商,后来当乔治赶到公司后看到公司里一片狼藉,便和此四人理论,暴徒竟一哄而上,当着两位警员的面,对乔治进行殴打,导致他肾部、脸部、颈部、胸部、手部严重受伤(肾部被打出血尿四个+),后来,双方去了上海曹家渡派出所解决,当乔治后来走出派出所准备去医院做伤检,此四个暴徒和其他十几个暴徒见到乔治走出来,就在派出所门口的台阶上以他当天在公司里回敬了其中一个暴徒一记耳光为由威胁要他拿出三十万来摆平,否则就打死他,乔治不从,那批暴徒就一哄而上,在派出所门口的台阶上对他进行围殴毒打,导致他被打至脑震荡。
  
  当天晚上十点左右,乔治在医院做完验伤,回到派出所门前,就有十几个暴徒围拢过来,其中有四个暴徒拔出刀指向他,逼他上他们停在派出所正门口的面包车,并说今天要是他不拿出三十万来他们就一刀捅死他。与此同时,其中一个暴徒一把将他上衣口袋里的三千元抢走了。另一个并说“告诉你,派出所我们全部都搞定了,你叫警察也没用,你要不跟我们走,我们现在就捅死你。” 他当时大声呼叫警察,其中一个暴徒就用刀狠命刺向他,他用手挡,刀便刺中了他的左手指。当时警署门口有不少警员站在门口观看,但没有一个警员出面制止,他跑进派出所后,血在警署里里外外流了到处都是,但警方却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行动对此批黑社会行凶者进行拘捕或扣留问话。
  
  当夜,乔治去了医院做急诊手术,医院验伤证明上明确记录他的手指是受刀割伤和伤势情况。
  
  事发后的9月24日,上海曹家渡派出所的两位副所长在与乔治谈话时表示如乔治不与此批行凶的黑社会成员达成一揽子调解(即对此批暴徒的刑事罪行在内的一揽子调解,不再要求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就对他采取拘留措施。
  
  后来,在10月29日,办案警员打电话询问乔治是否愿与此批行凶者调解,乔治表示不愿意。接着,2009年11月8日,派出所和上海静安分局警方以乔治当日在公司内被黑社会成员围殴时回敬了暴徒一记耳光为由,决定对他行政拘留7天的处罚。而参与对公司财物进行打砸、对他围殴和持刀行凶抢劫的多名暴徒,警方则不予立案追究。
  
  与此同时,由于医院的验伤报告写明乔治手部是受刀割伤,因而证据上对行凶暴徒明显不利,派出所某些人就杜撰出乔治手部的伤势是在他跑进派出所时被派出所门前的所谓助动车割伤的说法,以此为行凶歹徒进行开脱,而派出所警方至今都无法拿出任何实质证据来支持他们的说法。乔治表示,他在受袭跑进派出所时就已明确告知警员们凶徒是持刀行凶,如果他的手指的割伤是如派出所警方所说的那样是由所谓助动车割伤的,为何不将他们所说的那架助动车留做证据,看一下上面是否有他的血迹,或皮肉组织,派出所警方提不出任何有说服力的证据,凭空捏造出谎言来为黑社会凶徒开脱罪名,与此同时,对于黑社会暴徒在乔治公司里破坏和电脑,电话等公司财物,即使公司被破坏的物品均有修理发票,公司也一再向派出所报案,但警方不采取任何行动追究暴徒的责任。
  
  此事乔治于2010年十二月寄信向公安部反映。去年三月三日,乔治收到了公安部的信访部门的回复(编号X100221459),信中告知公安部已责成上海市公安局督促有关公安机关对他来信反映问题进行调查处理,并要求向他回复处理结果。三月五日, 上海静安区公安分局派人来乔治上海公司,给了一张他们所谓的回复单。表示他们没有发现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行为,没有包庇、放纵他人违法犯罪的行为,云云。此份回复,完全无法为上海静安分局警方包庇黑社会暴徒、迫害受害人的行为自圆其说,在他们的回复中,对于乔治在投诉信中,向公安部所反映和提到以下问题,完全没有解释:
  
  一、 为何乔治于2009年9月10日晚在静安区所属曹家渡派出所门前受袭,导致他血洒派出所内外,派出所警方不对此批歹徒进行起码的留置询问?
  
  二、 上海静安区公安局和其所属派出所警方对于其将乔治手部被歹徒行凶时刀割伤的伤势说成是由派出所门口的所谓助动车割伤之事,没有提出任何实际物证和站得住脚的解释。
  
  三、 对于暴徒在派出所门前持刀行凶,乔治公司财物被此批暴徒故意破坏,及歹徒犯有的暴力敲诈勒索罪、为何至今不予立案?
  
  
  四、 此批人对他人公司肆意进行破坏,又在同一天连续三次结伙殴打、持刀行凶和抢劫,难道这还不是黑社会的暴力形式犯罪?难道这就是上海静安区公安局回复中所说的当天没有发现黑社会性质的犯罪行为?难道静安公安分局认为这种行为是正常的,可接受的吗?
  
  报道认为,上海静安区公安分局警方的回复是完全经不起事实和证据的推敲和检验的。
  上海市曹家渡派出所的警员在其正门口发生的黑社会犯罪暴行视而不见,事后派出所领导试图又逼迫乔治与这些黑社会暴徒进行所谓“一揽子调解”,以图掩盖黑社会暴徒的刑事犯罪罪行,同时,派出所某些人凭空编造所谓乔治的手部伤势是由助动车拉伤的谎言,不顾一切为持刀行凶的凶徒开脱罪名,以及他们作出的对这批暴徒的多项犯罪行为至今不予立案,和对乔治采取行政拘留的报复措施,而且,他们对公安部要求其进行调查处理的要求采取欺瞒上级,混淆视听的做法。非但不是认真反思其行为中的过错,反而坚持其包庇黑社会暴徒,迫害受害人的行为。上海静安区公安分局内某些人如此不顾一切地为犯案凶徒制造谎言、开脱责任、使黑社会暴徒逍遥法外,这一切难道只是出于正常处理办案? 还是上海静安区公安局中的一些人与黑社会关系匪浅,而顶住公安部责令其调查处理的要求,为黑社会歹徒全力护航?
  
  相关报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