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改革开放40年特刊丨院士书写电力芳华

电动汽车发展已成必然趋势

  陈清泉:1937年1月生于印度尼西亚,原籍福建漳州,电机电力驱动和电动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先后担任世界电动车协会主席,亚太电动车协会主席等职务。

  1976年我到香港以后,看到美国政府正大力资助电动汽车研发,因为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发生了石油危机,油价突然涨高,石油危机促使美国立法来支持电动汽车的研发。那时候我受到美国研发电动汽车的鼓舞开始关心电动汽车,然后我就发表了关于电动汽车电动机设计方面的文章。因为这篇文章引起了同行的关注,夏威夷大学主动派人找我到香港大学建立了国际电动汽车研究中心。

  我认为中国有望成为电动汽车王国,因为中国对电动汽车的需求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强烈。第一,中国是缺油的国家,中国的进口油已经达到58%左右。

  第二,中国经济发展很快,造成空气质量下降,所以环保的压力比任何国家都要迫切。第三,中国的汽车还在发展,中国现在汽车的保有量还在增加,假如这些汽车不改造,中国能源安全与环保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所以中国必须要发展新能源汽车。

  现在中国的产量已经是世界第一,但是百分比不是,若要电动汽车对能源、环保有影响力,电动汽车一定要占有百分比,这也是成为电动汽车王国的指标之一。中国基本上是分为几个阶段,从现在到2020年,中国电动汽车的主要目标是减少雾霾,改善空气质量。

调整能源结构促转型

  黄其励:1941年1月生于辽宁,蒸汽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其主要研究领域为高效清洁燃烧及污染控制领域等方面。

  清洁能源转型过程主要问题在于我们国家的资源分布不均衡,必须要靠“组合拳”来解决。在发电侧,大家应该联起手来,抱团为能源结构转变贡献力量,尽量争取做到用户需求那样的发电曲线。在输电侧,我们在西南、西北有大的风电、太阳能、水力发电的发电基地,要靠我国著名的特高压电网送到东部。同时,要把分散能源组织起来供给老百姓用电,就是微电网和分布式电网。在用电侧,用户可以采取很多的办法,我们叫虚拟调峰,产生可平移、可中断的负荷,当然也要号召大家都节电。这样通过发电、输电、用电全生产链,以及全社会共同努力,通过综合的措施,来解决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发展中所遇到的问题。

  我们国家现在每年要烧5亿吨的油,其中大概两亿多吨用于汽车,油耗大对环境污染也非常严重。有的国家已经制定在2025或者2030年,就不再销售燃油汽车,我觉得我们国家也在按这个规划前进。

乙醇汽油破解减排难题

  郝吉明:1946年8月生于山东,环境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其主要研究领域为能源与环境、大气污染控制工程方面。

  扩大生物质乙醇生产和推广主要有两大方面原因:一是与粮食生产和储存有关系,我们国家这些年粮食的储备比较多,储备时间长了就不能再食用或作为饲料,这些粮食怎么有效利用是大家关注的问题。二是减少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尤其是我国逐渐进入一个机动车自主型产业的阶段,对液体燃料的需求比较高,但我国油类资源比较短缺。

  所以从能源和粮食安全方面结合来讲,既有利于我们解决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又使我们的陈化粮食得到有效利用,这两大背景对农业的发展和能源革命是非常好的一个结合点。 

  目前,应该说这个产业发展良好,我们在多个省市做了试点,取得了几个初步结果。一是乙醇汽油性能上跟纯汽油没有大的差别,但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应对气候变化上是有重要影响的,另外把陈化粮食有效利用起来,也解决了粮食长时间积压带来的矛盾;二是我们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减少碳的排放,如果汽油当中含10%的乙醇,二氧化碳的净排放大概减少10%。关于氮氧化物的排放问题,不同的车型有不同的表现,不同的地区也有差异。

清洁燃烧遏制大气污染

  倪维斗:1932年10月生于上海,动力机械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校务委员。其主要研究领域为热力涡轮机系统和热动力系统动态学方面。

  开始科研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那时候我已经46岁了。当时我国的发电设备比较落后,需要做一些工作来改造发电设备提高效率。1980年以后我转向了电力领域,在微观方面做了比较多的工作以后,再转到宏观就清楚一点。所以慢慢就从一个具体的功率问题,变成一个设备,从设备又变成几个设备组成一个系统,然后这个系统就组成一个大系统,慢慢就了解到这些系统互相之间的关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