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不抓人 凶手逍遥法外 何为法律权利

  我因工作时间太长,得到七天假期。藉此机会我返回我的母校去探望下老师和师弟们。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晚11点多,在从化太平某高校对面的餐厅二楼,期间我去厕所,去完厕所之后出来无故被一个大二的在校生李俊文直接用匕首捅了一刀(凶手给我个答案,为什么要捅我,我一直没搞明白!到底我跟他是什么仇恨?),李俊文穷凶恶极,捅完一刀后把刀拔出来,竟然还想捅多几刀,幸得同学袁某冒着生命危险跑以手想把刀夺过来,当时被李俊文穷凶极恶用力割伤了手。幸好有袁某的以死相救,李俊文大声说:“医药费我付,我爸是公安局的领导!”(后来朋友帮忙打听之后,李俊文父亲是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分局的一个领导李德忠,曾任白云区良田派出所所长,百度上都可以搜索到。)而当刀被夺之后,李俊文并没有惊慌,而是把刀沾着的血用纸巾弄干净,然后把刀收好放入口袋然后扬长而去。
  朋友们的帮忙,终于把我送到从化市中心医院进行抢救,在这期间,李俊文出现了,并且多次跟我说私了,但其态度却非常的嚣张,似乎他早已对这种事情很有经验,后来他听说有人报警了,又再一次逃跑了。我于2012年4月27日早上7点星期五转送广州市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但是李俊文与其家人迟迟没出现。到4月29日李俊文的母亲罗红棉女士(罗红棉,在广州市某医院的从事处理医疗事故)在母校老师的陪同下来到医院,看到我病情暂时稳定时,样子似乎很高兴,也没说什么就走,到当晚10点多时瞄准只有我一人在医院,趁我在病床神志模糊时,试图叫我签字私了,我当时意志刚坚决,立刻拒绝。但在5月1日傍晚时分,罗红棉女士用白话打电话给我说:“呢件事如果要赔钱就算去借,都会赔比你地,我D朋友睇在眼里,你嘅生命安全完全无保障,赔钱之后你后果自负!”。后其后李俊文的表哥阿健多次软硬兼施并且恐吓我,要我签协议,否则后果自负。(电话录音为证)
  血案发生当晚,我的朋友就马上报警。广州从化太平派出所接手的姓曾的警官,对案件爱理不理,拖拖拉拉,录口供却推说要请示领导,我要求太平派出所为我主持公道,却推说执法程序要验伤完毕之后才能执行,验伤完毕之后却未曾执法。更离谱的是4月27日报警,而在5月31日我才拿到报警回执,而那报警回执却是5月7日的,而法医验伤报告却是4月28日,这让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怀疑是否有人利用职权和后台从中搞鬼?难道我们这些普通人和官二代人的命比起来,我们的命就是这么贱,这么儿戏的。我曾致电给太平派出所询问追捕李俊文的事,但是他们却又不怎么理我,总是找些借口来搪塞我,更离谱的是太平派出所作为一个执法机关,却说出这样逆天的话:“中国那么多逃犯抓不到,抓不到凶手,很正常。”有不少人劝我忍气吐声算了,就当自己吃个亏吧,小心性命安全!但是我是真的不想自己的法律权利被人任意践踏,甚至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申诉权力都没有,更是想知道法律究竟是为那些所谓的官二代所服务的,更想知道作为一个官二代难道就可以如此横行无道,可以如此逆天?甚至犯了罪,5月18号凶手都可以非常逍遥地用电脑上网。
  广州从化公安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微博说凶手李俊文的父亲李德忠是一个普通民警,但是凶手自己填写的各项资料都显示其父是领导。而说的全力缉凶,但是凶手曾经出现学校却没人去抓,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全力缉凶??网上追逃,那网上追逃凶手为什么还能上网。我收集了证据,但是提供给太平派出所,没人搭理我。
  即使我在这一条维权路上我会受到什么威胁和危险,我都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在此多谢这段时间一直支持我的家人朋友们还有广大的热心网友,正是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才更加有信心绝对不妥协,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求大家用你们的力量帮助我。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