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尊重法律、弘扬美德上, 党和政府是否应起表率作用

  我是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一名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后遗症患者。在1987年,为响应党和政府“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号召,实行了男扎节育手术,术后出现身体异常痛疼等情况。至1989年经镇、县、省三级医院治疗长达三年之久,并被诊断为“男性结扎术后左侧睾丸附件扭转”、“睾丸附睾结节,壳膜结核”、“附睾淤积”,丧失了劳动能力,落下了残疾。自节育手术并发症出现起,我拖着疼痛残疾的身躯和精神上的二次伤害,不断向相关职能部门和政府反映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后遗症问题,直到14年后,安化县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组作出鉴定意见:属计划生育手术节育并发症。
  三十余年来,我不断向各级政府反应并请求妥善解决我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问题,但数十年来仍悬而未决。虽然我出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但我身体的痛苦不是日本侵华、中华民国政府造成的,而是与我们党和政府有着密切关联。勇于担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一个小学文化的普通公民响应党和政府号召义不容辞,实行计划生育手术责无旁贷,可节育手术并发症给我造成严重的身体痛疼、精神伤害及家庭生活的极度贫困,严重影响了我家三代人的基本生活和子女的教育,我们党和政府在传承和发扬传统美德上更应发挥推动和表率作用。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我的健康权被严重侵害,党和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党和政府应带头遵法守法,尊重相对方的健康权或勇于承担责任无疑是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不可或缺的。
  “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恐怕不是个案,很大可能是为数不少的普遍情况,结合我节育手术并发症后遗症所造成的影响及非个案的情况,今借相关媒体反映计划生育节育手术并发症后遗症患者的痛苦,并呼吁政府及相关部门能秉承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模范守法,妥善解决节育手术并发症问题,让积极响应号召的公民感受到我们党是有责任感的党、政府是有责任感的政府,让传统美德发扬光大,让公平正义落到实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