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湖北通城:官商勾结非法开发损毁百姓房屋无人管

  湖北通城官商勾结非法开发损毁百姓房屋无人

  我叫张彩平,女,1967年12月9日生,汉族,湖北通城县人,住本县隽水镇旭红路280号,居民身份证号码:422324196712096827,联系电话:18058795702。
  现因通城县通三通幸福里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三通公司)在我住宅左侧附近违规开发房地产工程建设。在建设工程中违反规范、违反国家消防安全标准,因我房屋与通三通一号楼之间的通道仅十米多(因来往施工车辆过往及基脚施工建设导致我房屋基脚不平衡下沉),房屋墙体一至四层到处断裂,为此事,我向地方人民政府及职能执法机关多次反映,地方政府多次推诿,敷衍了事,根本不予理会,甚至睁着眼睛说瞎话,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向上级及媒体反映,以求解决,具体情况如下:
  一、通三通幸福里的前身来源
  目前开发的通三通幸福里原属于通城县乡镇未合并之前(2005年体制改革)属于通城县锦山乡政府办公区及生活区,锦山乡政府办公大楼始建于1999年至2000年,当时耗资170多万元,体制改革后,锦山乡政府一起并入通城县隽水镇。当时时任县委书记的陈树林把锦山乡政府的改制一事交付刘季平(现任通城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负责,而刘季平当时拍卖搞暗箱操作,没有卖给出资250万元的开发商熊怀清,而以150万元的廉价同土地一并倒卖给杨金甫(原纱之秀负责人,现通三通幸福里开发商)。此种行为属于政府领导暗箱操作、获取猫腻,并有倒卖土地之嫌。
  二、当时的乡政府土地变为企业土地,后由企业土地变为开发用地,此中有何不可告人之处?
  2006年,纱之秀的负责人杨金甫由于利用政府领导关系及官商勾结手段,取得了锦山乡人民政府的土地及房屋摇身一变成为通城招商引资的企业,但企业除国企外,所置换得来的土地只有经营权,没有使用权,也不可能办成合法的土地使用证明。因为此宗土地属于国家所有的土地,要开发,必须经过土地流转、土地出让和招拍挂,而杨金甫的土地使用及开发没有经过招拍挂能够顺利开发。由于杨金甫的违规开发,附近百姓及原锦山乡人民政府院内的居民无数次投诉却无人问津。县两违办、执法局所谓的执法凭证是有一大堆,但通三通幸福里在施工建设过程中却没有拆过一砖一瓦。如上级不相信,请通城县两违办及执法局出示现场执法凭证。反之,书面凭证只是为了应付附近居民和欺瞒上报,混淆视听而已,也可证实地方官商勾结之腐败恶习。
  三、无证开发,地方政府私自调规。杨金甫在调规受益后继续扩大房屋建设面积及空中容积率,通城县政府公然维护黑商开发。
  2016年6月份,通城县规划局向当地居民公示了通三通幸福里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建设规划图,1号楼与我住宅楼距离为24.5米,楼层高度为16层,前面平行我住宅楼后退5米,当时已立了公示牌。到了2018年元月9日,由于通城县人民政府县长私自帮杨金甫开绿灯,将1号楼与我住宅侧面距离改为20.6米,楼层高处被更改为19+1+3层结构,共23层,比原来多了7层。后杨金甫在施工建设过程中,不知他找到了什么大树,竟自行变更通城县人民政府县长调整的规划。目前1号楼与我住宅侧面距离仅10.8米,另一边侧面与王姓住户居民原规划为7.9米,现在实际距离才1.5米;1号楼前面毗邻通四公路,规划要求退后5米,现在仅平行后退1米。由于杨金甫的违规开发,不仅变更了县长调整后的规划,并且存在重大的隐患,前面阻碍了公路的拓展,侧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的相关规定,不但造成我房屋严重损毁,而且不符合视觉卫生、日照要求和消防安全的标准。按照国家消防安全标准,高于十层以上的楼层与多层及低层之间的消防通道应在20米以上,杨金甫的违法建筑不但违反了政策法律,并且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
  四、由于通三通幸福里开发商杨金甫的违规开发,政府部门宁愿甘当黑商的家奴。
  通三通幸福里在原锦山乡人民政府原有的土地基础上,目前规划建设6栋(完成建设3栋,另三栋待建),杨金甫是在2016年便开始施工建设,第一次规划图公示期为2016年6月,第二次调规时间为2018年元月9日(在通城县规划局办公电脑上显示),而通城县城市规划和管理执法局文件《隽规城信[2018]28号——关于张彩平同志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调查处理情况的第四段,湖北通三通置业有限公司在2018年6月1日才完善相关资料申请规划许可。那么,请问:通三通前面2013年8月12日在没有资质和相关手续怎么参加的招拍挂,是谁在后面搞暗箱操作?又是谁在通三通没有取得开发资质及没有完善相关手续的情况下,通城县规划部门是怎么帮通三通设计的建设规范?县长又在怎样的情况下愿意违反政策法律帮助黑商杨金甫违法调规呢?又是在什么情况下使政府职能部门自愿为黑商的家奴受其驱使呢?金钱,只有金钱才最具诱惑力。
  五、官商勾结,其后果是损害百姓利益,恶性发展,是吸着通城百姓的血液而撑开形象工程的大门。
  由于地方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的极力保护,黑商杨金甫肆无忌惮的扩征土地,增加楼层高度和容积率。无论我怎么反映及诉求,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领导装做充耳不闻。杨金甫为了便于开发,在我住宅侧面相隔仅10.8米的通道里,水泥车、运渣车、挖土机、施工车辆往来不息。由于重型车辆的反复碾压,由于杨金甫开发在我房屋侧面及后面近距的挖脚下基,如此一来,加上天上下雨,水泥车来往积水,施工用水,我住宅侧面及后面原来稳固的住宅脚基已成泥泞,变成了滩地。造成我房屋一楼至四楼(顶楼)所有墙壁全都是断裂式及牵引性裂缝和不规则下沉。目前,房屋由于杨金甫的违规及非法开发造成我房屋已成危房,随时可以危及生命安全,我已不敢居住。
  另外,通城在2016年之前,通城多处开发商破产,龙湾城外地开发商亏了几个亿而放弃开发,那么,为何近两年来开发商而如此疯狂的开发呢?主要靠地方政府的体制。在2016年,通城县高层电梯房售价在2388元/m2左右,而到了目前,已经超过4000元/m2,那些开发商利益于两个方面:政府对小产权房的打击及棚户改造。小产权房的打击对开发商获益甚小,但棚户改造却给了开发商暴发的机会。因通城县共有十多处棚户改造项目,所有被改造的地段实行一次性人民币补偿,不作房屋及土地安置补偿,被改造的城市居民达四五万之多,户数近万户。这么多城市居民被棚户拆迁而扫地出门,他们去哪里呢?当然要买房,房屋一时供不应求,价格飞涨,开发商发了。政府除了得到国家项目补助之外,把土地通过招拍挂倒卖给开发商,政府又赚了土地钱和税收。加上通城县人民政府自2017年年初,制订了农户一户一基,城市不准个人买卖土地及私建、改建房屋的政策。也就是说,你没有房屋住了,只有买房这一条路可走。如此进行城市建设,不如说是政府领导在践踏政策和法律,吸着地方购房户的血汗而进行的所谓城市建设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其实,棚户改造是对危房进行集体改造,给原棚户区还建新居以作安置,而通城县的棚户改造其实是地方政府倒卖土地、非法开发、想方设法榨取购房户的血汗而搞的一次政治运动和形象工程,目的是获取不法利益。
  六、百姓维权,由于政府对黑商的保护,终成不归路,哭求高层及媒体监督,以体现共产党执政的为民之道。
  由于我房屋严重受损,我于2018年3月份至8月份四次向地方政府及职能部门反映,他们都异口同声说通三通杨金甫没有违规。至于手续不齐全,杨金甫在开发两年后的今年(2018年6月1日)补齐了土地开发权、使用权及商品房开发权等相关手续。那前两年难道通城县没有政府及执法部门吗?至于政府领导与开发商杨金甫官商勾结与我毫无干系,但杨金甫的开发损毁了我的房屋,要求原地重建。通三通1号楼与我住宅侧面应符合国家消防安全标准,不影响我房屋视觉卫生、通风和日照要求,更不能对我房屋造成严重损毁。请求上级责成地方政府督促开发商体现诚意,彻底落实我房屋原地重建及由此造成的相关损失赔偿。谢谢!
  特此诉求!

  注明:后附相关证据及我房屋被损毁图片。


  申诉人:张彩平
  联系电话:18058795702


  2018年11月11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